最牛3D网页游戏排行榜,全国最大的网页游戏排行榜平台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在线 >

无论是静物、瓶花

时间:2014-03-14 13:2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页游 点击:
郑爽,女(1936年8—),生于长春,祖籍福建。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女版画家。现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

郑爽:满清“格格”的版画人生    刚见到郑爽的时候,她就说,跟她说话得大声一点,不是因为她年纪大,耳朵不好使,而是前几天,她去靶场打枪了,把耳朵震得有点蒙,听不大清楚。

    这就是郑爽,来自满清最显赫的家族——爱新觉罗氏,她的母亲韫和是溥仪的同胞妹妹,时任伪满洲国国务总理的郑孝胥是其曾祖父,郑爽的父亲也就是郑孝胥的长孙——郑广元。对于郑广元的这段婚姻,溥仪曾在他的回忆录《我的前半生》中有这样一段记载:“这年春天我特授意我的父亲,让我的二妹(韫和)和郑孝胥的长孙订了亲,给以‘皇亲’的特殊荣誉。”

    1936年出生的郑爽,在东北生活到1945年——她命运大轮转的一年。短短的几天,他们家失去了所有的东西,陷入困顿。后来在一位亲戚的襄助下,他们从吉林临江辗转到了沈阳,又从沈阳前往北京。在北京,她的外祖父载沣接济了他们,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 “那段生活很艰难,最难的时候,姐姐曾经自己上山打柴,而我就和妹妹去乞讨!”对于这段往事,郑爽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看法,她并没有将这段经历视为痛苦与磨难;相反,她认为正是这段经历,让她能够平静与淡然。

    “有的人经历了坎坷,就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。可我们姐弟几个恰恰是经历了那些坎坷后,才更加珍惜生活,更向往美,更能发现美。这种心态也和我们的家庭环境有关。”郑爽这样说道。

    郑爽一家一直以来都与溥仪很亲密,新中国成立以后,他们之间也常常走动。溥仪在抚顺时曾收到郑爽母亲的一封信,溥仪也将这封信记录在自传中:“信中说,她的大女儿,一个体育学院的二年级学生,已经成了优秀的摩托车运动员。她以幸福的语气告诉我,不但这个十二年前小姐式的女儿成了运动健将,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成了优秀生……我发现这才是爱新觉罗的命运的真正变化。”

    信中所提到的运动员也就是郑爽的姐姐,那个曾经上山打柴供给家里的姑娘。

    “我们一家和舅舅的关系很好。还记得在北京的时候,舅舅来我们家,常和弟弟在床上哈痒痒,逗弟弟玩,他穿的一身毛料中山装,全弄皱了。后来妈妈提醒他下午还得开会,把衣服弄皱了不好看,他们才停止嬉闹。”郑爽说,在他们眼中,舅舅那时候就是一个普通人,很疼他们,而郑爽似乎也没有将自己看作与众不同的“皇族”。

“我系广州人来嘎!”

    算了下时间,郑爽说她来广州已经48年了。1963年,郑爽只身一人来到广州,至于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离家有2100多公里的南方城市。她说,这也许源于自己的性格。对于要做的事情,她从来都有很强的自信,相信即使在一个没有朋友、没有家人的地方,也能闯荡出个样来。所以,从中央美术学院读完研究生后,郑爽就卷席南下,直奔广州。 

    刚到广州的时候,她很不习惯,主要是完全听不懂粤语。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当时很多广东人是光脚走路的,她脱了鞋走路,脚疼。

    因为当时普通话还没怎么推广,不懂粤语可是个麻烦事。没办法,她只有学,刚开始的时候,发音根本不在调上,她说一句,一屋子的人都笑,但她还是坚持说。后来,被分配下乡搞“四清”运动,她就找一些当时“四不清”的干部来,读文件给他们听。读到对方听不明白时,她就写在纸上,然后让他们用粤语读一遍,自己再学着说。因为对方都是被认为有经济问题的干部,正在接受处分,看她的发音不准,也不会笑她。就这样一句一句的,她很快就学会了白话,甚至后来很多当地人也听不出她是北方人了。

    至于光脚走路的事,那就只能忍着。郑爽第一次光脚走路,刚巧赶上要去一个很远的村子办事情,回来的时候,脚底脱了一层皮。“当时想,要是能让我用手走路,可能还比用脚走轻松些。”郑爽这样打趣道。后来走的时间长了,脚皮就磨厚实了,脚底板形成了一层透明的淡黄色老茧。

    郑爽年轻时,迁徙多地,自北到南,穿越大半个中国。当被问及她是哪儿人的时候,她笑着说:“我父亲是福建人,母亲是北京人,自己出生在东北,后来去北京,再后来又到广州,你说我是哪儿人呢?”随后,她用粤语打趣道:“我系广州人来嘎!”

以诗为画,风范卓然

    谈起为什么要学版画,郑爽说这很简单,因为油画太贵,而自己又不太喜欢国画,于是选择了版画。1957年,郑爽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师从李桦、古元和黄永玉等艺术大家。那几年,郑爽很多时间都是在古元工作室内研习版画技法,从此与版画结缘,终其半生,未曾相弃。